jellyjk--参夙染裘

重新开始,做回那个简单的自己

【隐六】锦鲤抄(三)

本章隐隐终于出场了!不过他的身世倒是个谜呢,预知后事如何,请继续支持这篇文,谢谢大家!(比心)








(三)







1.








暮色西沉,铺在地上的画卷也渐渐少了,陈三六打开身上的荷包,看着那些碎银,想着这月的生活又有了着落,不禁又微笑起来。











正高兴着,耳边突然传来一个调笑的声音:“呦,小书生你又在这儿买画啊?你长得这么好看,心底也一定很善良,白送我几张怎么样?”陈三六抬起头,只见一个富家子弟大摇大摆地走过来。














这个富家子弟仗着自己家境优越、护院众多,整日游手好闲,出入于酒楼和烟花巷间,一个月前,他从酒楼出来,一下被三六的清秀面容迷住,看呆了眼。三六察觉不对,收拾包袱快步跑回了家,这才避免了不必要的麻烦,可这次,大约是躲不掉了。他屏气凝神,装作没有看到那个公子哥,继续低头数钱。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不会是又聋又哑吧,不过那也没关系,跟本公子回府,我出钱给你治啊~”说着,伸出手抚上三六的脸。三六心中一阵恶心,一下躲过。













“哟,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那就别怪本公子不客气!你们几个,给我把他带走!”他一扬手,身后的几个壮汉就走上前,抓住了三六的手臂,三六拼命挣扎,可怎么挣得脱?附近的商户都已经收拾东西回家了,不远处有几个人,他想叫救命又喊不出来。正在着急,一个冷冽的声音传来:“你们给我放手!”












那几个壮汉还未反应,便被一股力道掀翻在地。他们满脸痛苦,连爬起来都没有力气。












三六惊喜的看向声音的来源。那是个高大的男人,身着一件黑红相间的长袍,上面深红的丝线如血液般,诡谲但又充满魅惑,再向上看去,发丝也有部分红色,也似鲜血般妖冶,但更为特别的是,他的面好似被一层薄雾笼罩,五官看不分明。尽管如此,陈三六还是能隐约辨出眼的轮廓和那淡然的眼神。至此,他的呼吸便凝滞了一刻。那双眼中水波暗涌,黑色的瞳仁如一座古井般幽深,看久了想要把人吸入其中,但又令你移不开眼神。三六暗自一惊,但随后,他从那眼中读出了一丝柔和,心,在一瞬间获得安宁,他相信这个男人一定会救他。














那个男人瞥向那个富家子弟,仅仅这一瞥,如腊月寒冰,令人不自觉颤抖,恐惧渗入心底。“还不快滚!”只一句话,那个富家子弟已经瘫软在地,动弹不得,那几个壮汉勉强爬起,连滚带爬的架着他跑远。













三六经刚才的激烈搏斗,已经毫无力气,两腿一软便坐在自己的包袱上。他平时因为体质差的原因,不怎么活动,没事时甚至连屋都不会出。他没有勇气与人碰面,不敢听他们说话,怕那一句句的奚落和嘲讽让他本就不堪重负的心彻底崩塌。只在清晨走到屋子旁的一条小溪附近,看看风景,呼吸一下空气,享受片刻的宁静。太阳升起时,便回屋作画,再不出门。










那个男人只静静打量着三六,由那张绝美的面庞,到瘦弱却修长的身躯。三六果然是那种无暇之人,只这一张脸,配上什么样的衣服都无比俊美,又或者说,没有什么衣服配得上他。他今日这身白衫也将他的肤色衬得更加白皙,但又带着男子的俊朗和阳刚之气,这柔美和刚烈交织,更显出一番独特的韵味。













三六看了男人一眼,突然俯下身,从包袱中抽出一支笔,蘸了些墨在一张纸上写起来。这一举动倒吓了男人一跳,不过,他很快露出一丝了然的微笑,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












三六清秀的字迹便在纸上铺展开来:“多谢恩人相救,我无法开口,便以此法与恩人交流。”














“我了解了。”男人开口,声音不似方才的冷然,而是透出阵阵柔和。三六只觉得,有这个男人在身边,自己就是安全的,任凭外界再多危险与痛苦,都无自己无关。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问道。















“我叫陈三六。”三六写到,突然补上一句,“恩人你呢?”










“我叫丁隐。”他顿了顿,又说道,“你不用叫我恩人的,刚才是举手之劳,无足挂齿。以后,你叫我丁大哥吧。”
















三六看向丁隐,露出一丝微笑,用口型有限艰难的比出“丁大哥”三个字。那笑容如一阵春风拂过,丁隐瞬间觉得面上一热,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













还未待丁隐再次开口,他眼神突然一凛,警觉的转头,随后对三六说道:“天色不早了,你快些回去,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我们后会有期。”随后快步离去。三六怔怔望着前方,直到那抹暗红消失在巷尾,还没有回过神来。








 








2.








“大胆孽障,还不速速现形!”树林里传来一阵打斗声,随后一阵红光乍现,只听一个男人闷哼一声,随后,声音停止。












“该死,又让他跑了!这下怎么向师父交代啊!”树林中,一个穿着道服的少年急得跳脚。他复又暗喜:反正我也打中他了,他大概也活不了多久,也不会再荼毒人间了吧。这么想着,他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林间。








 





3.








丁隐跌跌撞撞地跑到溪边,身子一软就跪倒在地。他吐出一口鲜血,随后失去了知觉。









评论(10)
热度(12)

© jellyjk--参夙染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