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yjk--参夙染裘

重新开始,做回那个简单的自己

【商六】思君切切君可知 第一话

第一话




(BGM:陈伟霆——《无言守候》)


   


 


   “三六,三六!你怎么了?”小厮叫了陈三六几声他都不曾抬眼,只得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陈三六本怔怔地托腮望着远方,这下才终是抬起了头,一脸茫然地开口:“啊?什么事?......”


   “你都在这发了半天呆了,今天可是少爷大喜的日子,你怎么也不为他开心啊?”小厮疑惑地问道。


   “没......没事啊,我开心得很。”陈三六一惊,飞快地收回思绪,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只是刚刚有点头晕,坐这儿歇一会儿。”


   “那你可要注意身体啊,难受的话就快回房歇歇吧,少爷一会儿肯定需要你帮忙,刚才就找你半天了,都差人来找你好几次了。”


   “是吗,那我马上就去正厅找他。”说罢转身大步离开。


   “你要是不舒服还是去休息吧,若是病了少爷又要责怪我们了,我帮你跟少爷说一声就好了!三六!”


   小厮焦急的声音已被远远抛在耳后,陈三六恍若未闻,大步走着,走了两步就拔腿狂奔起来,眼中阵阵酸涩,他极力忍耐终是无用,只得任由泪水自眼角滑落。泪水滚烫而汹涌,如潮水一般,视线早已被晕染得模糊。但那又怎样,就算流再多的眼泪,也流不尽心中的悲酸、苦楚。心早已支离破碎,心里淌出的血要如何才有尽头?他一定,很开心,很幸福吧?的确,今日是他大喜的日子,良辰美景,佳人在侧,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生活?此后,他的身边,怕是再也不会留有我的位置......若是被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怕是会徒惹担心,我若是影响了他的心情,便是罪人了......


   快步跑进柴房,狠命地靠在墙上,墙面是那么冰冷,他身体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双手抱住膝盖,让黑暗将自己笼罩其中,掩住自己心中喷涌而出的情绪......


   我叫陈三六,是扬州富甲一方的崔府长子崔略商的书童。自小便由一人,在我心里,印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本想把这份情愫深藏心中,但岁月更迭却让这份情与日俱增,任我如何抑制,终是徒劳......罢了,情,自古就是无法抹去的东西:“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怕就是这样的含义吧。


   那是我十二岁的那年。那几年父亲常年在外经商,生意越做越大,已经攒下了不少积蓄,我家的家底也愈发殷实,也终于有了自己的门户、庭院。但好景不长,很快,父亲的资产被一个好赌的友人借走,输得精光,几乎不剩。父亲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缠绵病榻,终是撒手人寰,母亲不愿父亲独自离开,将我托付给一位挚友,以三尺白绫随父亲一同离去。我家偌大的家业,竟沦落到这种光景,亲友自然是不愿援助我这个只会吃闲饭的少爷和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于是我只好开始了沿街乞讨的悲惨生活,经常几天吃不到一顿好饭,都是些吃剩的残羹剩饭。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就是有的时候几天吃不上饭,只能饿着肚子。那些同样乞讨的人看我小便也欺负我,给饭吃的人也不例外。更甚的是有的时候遇上父亲曾经的熟人或故友,他们见到我这幅惨象总不免说上两句,但少有人真的给我口饭吃,而他们流露的同情中,不屑与嘲弄又占了大半......



评论(4)
热度(2)

© jellyjk--参夙染裘 | Powered by LOFTER